漾翼寶寶

ALL罗餐厅:

【路罗】【授权】去图书馆
作者:設楽
P站id=2618773

*禁止转载:) 大家都懂:D
*禁止转发!禁止转发!禁止转发哦:D

(苏靖)被选与被爱者 续2

阿拉丁:

我再也不瞎写了,这都是什么玩意啊。说了这星期争取写完硬着头皮码出来的流水账,我很不会讲故事的,尤其这种四不像的奇怪地乱七八糟的故事。


前文




萧景琰颇为好奇的用手掐了掐了面前这个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感觉这半天就像是一场梦:


早上天气并不好,几日的早出晚归之后老板也大发慈悲放一天假,可是深山老林里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其他人也就无所事事的打牌,他想和梅长苏通个电话,便打算偷偷摸摸溜出去找个信号好一点的地方。


“师兄,干什么去啊?”今年刚入学的小师妹眼尖,立刻调侃。


萧景琰红着脸解释:“我……我去打个电话。”


“给谁啊?”师姐追问道。


“行了,你们别欺负景琰脸皮薄了,人家也是要结婚的人啦,现在热恋中,分开这么久,打个电话怎么了?”大师兄帮他解围,顺便劝一句:“把装备带好,万一向上次一样迷路了好求救。”


想想自己在校园里都能都能迷路的黑历史,萧景琰默默的没有反驳。


 


“所以,我背着三十多斤的大包,走了二十多分钟,才找到一个这个信号差不多的地方,和你通话呢,我们得长话短说,太沉了。”他在电话里和梅长苏抱怨。


梅长苏沉默半响,才建议:“那个景琰,你现在可以把包放下和我说话的……”


两个人的通话也没用什么实质内容,梅长苏给他讲萧晋阳发现她和萧选两个人也许爷爷的爷爷是一个爷爷或者堂兄弟,两个人算了好久之后萧景禹终于忍不住开口堂兄弟就是一个爷爷;萧景宁借着帮我们准备婚礼自己订做了好几个婚纱,你再不回来恐怕你小妹妹的婚礼都会抢到我们前面;还有……我很想你。


萧景琰刚红着脸回了一句“滚。”,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再回头看,早晨开始阴沉沉的天气不知道何时放了晴,地上干的仿佛没有前几天大雨的痕迹。“我觉得我遇到了奇怪的事……”他刚想和对方分享,却发现电话已经断了。


算了,当务之急是先回去看看,萧景琰费力的再度背起三十多斤的背包,却发现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他们团队断断续续在这里的时间加起来也有六个月,不说一草一木摸得清清楚楚,但是也绝对对哪里都非常熟悉……可是现在,周围都是没看过的景色,走了好久确认自己再度迷路之后,只好找个树荫下休息顺便用定位求救器等待救援。


 


当然没能等到救援的人,反倒抓了自己眼前这个孩子。


萧景琰在树下正在沉思自己是不是在梦中要不要睡一觉好等待梦醒的时候,突然树上蹦下来一个人,对方看到他第一反应是:“景琰,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我偷偷会跑来!”


第二反应:“景琰,你为什么穿的这么奇怪?”


愣了十几秒确认自己认错人之后完全没给萧景琰说话的机会:“妖怪,你休想变成景琰的样子勾引我!速速拿命来~”挥剑就冲了过来。


虽然幼年的时候为了强身健体练过点点击剑跆拳道之类的项目,但萧景琰并没有什么实际攻击力,无奈之下,突然想到手上梅长苏送的防身手环,据说电压足够电晕对他心怀不轨的坏蛋,但是绝不会致死,索性闭上眼睛,只能试试。


萧景琰一直以为梅长苏那种全世界都对我爱人图谋不轨的玩笑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有多能吸引他,直到面前的小男孩倒下的一刻,他才明白,竟然是真的!检查了一下,对方脉搏正常之后,有理由怀疑自己穿越了的萧景琰收了这孩子身上所有的武器,拖着他找个山洞歇息。


安顿下来的萧景琰发现,对方竟然和梅长苏长得相似度有十八九,一个摘不下来的手环上刻着林殊两个字,想来应该是这孩子的名字啦,之前他把自己误认成了“景琰”——综上所述——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可能的是掉落到萧景宁的梦里;可是这些装备,细细检查起来,古董无疑——价值连城,没有人恶作剧搞这么高端的装备的。综上所述,现在只能等林殊醒了再说。


 


林殊醒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眼睛转着想了想,张嘴第一句话就是:“哥哥,你练的什么武功,我都没看到你出招,可以教我不?”


萧景琰敷衍道:“你饿不饿啊?”


听到对方问林殊方才觉得自己又渴又饿,眼巴巴的点点头。


“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回答我?”林殊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


——林殊。(果然没猜错


——多大了?


——十五。(长苏十五岁也是这个样子吗?


——现在是哪年?


——大同三年。(没听说过啊?


——这里是哪?


——梅岭。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不怕我是坏人啊?”萧景琰看着眼前和梅长苏相似的脸实在喜爱,忍不住又上手掐了一把。


“你要是坏人,刚才有的是办法解决我。”林殊笑嘻嘻的回答:“好了哥哥你能告诉我你练得什么功了嘛?如果你师父不让你外传你能不能介绍你师父给我认识,我这么可爱他一定会教我的。”


长得一样,骨子里不要脸也一模一样。


“你饿了吧?”萧景琰顾左右而言他的从包里摸出来两瓶水,两盒榛子酥:“先吃点东西吧。”


林殊默默的接过,观察了一下萧景琰怎么做的之后有样学样的也打开了矿泉水喝了几口,拿着榛子酥看了半天之后嘟囔了一句:“你们那的榛子酥和金陵的看起来做法不太一样。”却没有吃。


“你不饿啊?”萧景琰口里塞得满满的问道。


“我……榛子过敏,我可不可以把他带回去给我的好朋友?”林殊紧紧地把盒子抓到手里,根本没有想要归还的意思。


“好啊。”萧景琰当然不会和小一号且如此乖巧的“梅长苏”计较,又翻出来一块小蛋糕:“那你吃这个吧。”


林殊蛋糕只吃了半个,另外半个小心翼翼的放回包装袋里,嘟囔道:“这个我都没见过,要给景琰留着。”又想了想问道:“哥哥,你有这么多我从没吃过的好吃的,你是天上的神仙吧?“想了想又恍然大悟地补充了一句”你也不会武功但是你有仙法?”


萧景琰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却也灵机一动,应道:“是啊,但是你要帮我保密,我还有其他的吃的,到时候可以分给你和景琰。”


“那……霓凰也可以吃吗?”林殊继续追问。


“霓凰?……穆霓凰?!”萧景琰挑眉。


“对啊,哥哥你认得她?她是我未来的老婆!”林殊红着脸解释。


得了,穿越一趟竟是碰上熟人,等等……未来的老婆?!WTF,萧景琰平生第一次差点爆了粗口。


“不可以!”萧景琰愤怒的回道,长着一张梅长苏的脸怎么可以和霓凰在一起,突然想到自己这么激烈是不是不太好,尝试着圆了一下谎:“你看,哥哥长得和景琰像不像?”


“像,我上午都认错了。”林殊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偷偷告诉你,我是天上的神仙,景琰是我弟弟,他犯了错误被贬下凡,我太想他就来看看他的,我带着这些都是给景琰的,因为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才允许你和他一起分享。”


“那你要带他走吗?”林殊突然充满戒备的望着萧景琰。


“不不不,我就看看他而已可是我走错了路……”林殊放下心拍着胸脯:“没问题,哥哥你就跟着我,过半个月我就要回金陵了呢,到时候带你去看他,不过,景琰肯定不会跟你走的!还有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猝不及防被问到完全没有准备的问题,萧景琰脱口而出:“我叫梅长苏。” 


萧景琰心里苦,作为一个历史博士,大部分的历史他都熟的不能再熟了……然而,他现在穿越到了梁朝!!!他们为什么天天围着梅岭想挖死人的墓啊?不就是因为梁朝的历史几乎一片空白嘛!!!如果是重生,他倒是不介意和另外一个梅长苏再谈一场恋爱,弥补一下相逢恨晚的遗憾,可是现在人家比自己小了将近十岁还有个和自己同名同姓长相相似的竹马!!!哦,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还有一个叫“穆霓凰”的未婚妻,诶?这房间还是卫峥和聂铎两个人挤一间给他空出来的,而且长相也是是霓凰的未婚夫那个聂铎啊?如果和现代有什么不同,就是这个世界的卫峥不斜眼。


一天不见人,估计导师大哥都要急疯了吧?如果明天早上我醒来这一切都是梦境,我会第一个打电话给你告诉你我也很想你……既来之则安之的萧景琰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境遇,慢慢入睡,却不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梅长苏发疯似的到了出事地点自己一块一块的挖土。


“你冷静点!救援部队有最先进的救援设施的经过讨论的救援计划,你这样就是添乱……”萧景禹努力想拦住他。


“你看,这么脏,”梅长苏伸出自己都是泥还混着血迹的双手:“景琰会不开心的。”


 


早知道跟着林殊回金陵自己会变成孩子王,萧景琰觉得自己不如留在梅岭等着老天爷打盹的时候穿回去。自打跟着林殊进京之后萧景琰便借住在祁王的一个别苑里——而且祁王本人自己都不知道,林殊领着自己的竹马竹马景琰来见了萧景琰,萧景琰发现果然是小一号的自己,还乖巧得很不由心里喜欢,恨不得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林殊和景琰两个人于是和“神仙哥哥”打得火热。


当然,如果只有小一号的自己和小一号的梅长苏,日子并不值得抱怨,然而粗心的两个孩子不小心引狼入室——引来了穆霓凰。


穆霓凰自打林殊回了金陵之后一直兴致勃勃地等着他去带自己骑马打猎,想必有未婚夫带着,穆王妃也不好以没有女孩子样阻止,谁知快半个月了林殊也不曾去穆王府寻过她,不由心下着急,再不去骑马宫里那个漂亮的枣红马都忘了她了……便只好主动去帅府寻林殊,谁知走到帅府附近,正好看到林殊和景琰哥哥手拉着手不知道要去哪里,便偷偷跟上了,这一路便跟到萧景琰落脚的地方。


萧景琰照例在院子里边聊天边给两个小孩讲历史故事,穆霓凰扒在墙上也听着有滋有味,一不小心直接翻过来摔了下来,吓了三人一跳。


“那个,林殊哥哥景琰哥哥……”穆霓凰爬起来打打身上的土,“你们怎么可以出来玩不带我呢?”


林殊和景琰还有忙的时候,穆霓凰自打和会将很多很多故事、会做各种奇怪的食物和有很多她没见过的宝物的“神仙哥哥”混熟了之后,却是几乎天天来这里报道,萧景琰历史讲堂也逐渐沦为各种哄小女孩开心的爱情故事。


 


林殊和景琰两个人崩溃地对着眼泪汪汪的穆霓凰,抱怨道:“神仙哥哥,你怎么又把他惹哭了啊。”


萧景琰无奈的耸耸肩:“是她非要我给她讲童话的。”并没有什么储备的萧景琰耐不住穆霓凰的纠缠,信手拈来了一个小美人鱼的安徒生童话。


穆霓凰抽搭酬答眼泪,强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完了,她一会眼睛哭肿了我又得挨揍了。”林殊恨不得陪着穆霓凰一起哭。


萧景琰没办法,跑去和自己的一起穿越的包翻了半天,竟然真翻出来两包奶糖,穆霓凰马上收了眼泪,和林殊和景琰一起眼巴巴的望着。


“那个,”萧景琰挥挥手:“可是只有两个……”


“小殊和霓凰是一家,当然要只能拿一袋。”萧景琰看着被自己教的越见机智的小皇子,不由安慰。


穆霓凰还有点颤音地坚决的说道:“林殊哥哥,我单方面宣布和你接触婚约。”然后颠颠跑过去,抢过一袋糖,牢牢的抱在怀里。“你们两个才是一家呢,这个就是我的。”


在场的其他三人有点目瞪口呆:说好的爱情呢?好像有点不那么牢固啊。


 


十五六岁在萧景琰眼里还是孩子,穆霓凰孩子气的取消婚约的话也自然不算数,在林殊穆霓凰家长眼里,这两个人已然到了可以成亲的的时候,大婚也提上日程。林殊觉得霓凰妹妹虽然跋扈了点,但是毕竟自己不认识比她更可爱的女孩子;穆霓凰觉得林殊可以带自己去骑马打猎甚至上战场,对这门亲事更是求之不得。


“总不能真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俩成亲吧?”萧景琰私下里偷偷蛊惑小一号的自己。


小皇子眨巴眨巴亮晶晶的眼睛:“当然不会。”


刚想欣慰的点点头,问“抢婚还是私奔”,萧景琰听到小皇子掰着手指说道:“我准备了好多贺礼呢,怎么算是只是眼巴巴的小殊和霓凰成亲。”


即是落花无意流水也无情,萧景琰也不好多事,自己难得小郡主不来报道的几日清闲,细细地开始整理自己再大梁的所见所闻和所知道的历史。夜以继日的,甚至梦里都是都是。某天夜里,萧景琰半夜惊醒,却突然想到了,这段历史和萧景宁编的小说何其相似,未来大概是这门亲事肯定结不成,几万赤焰军葬身梅岭,皇长子和元帅命丧黄泉。


“大概,不是什么巧合,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阻止这一切的吧。”惊醒的萧景琰想到,一时却也没有什么主意,决定先搞黄最简单的——林殊和穆郡主的亲事,毕竟小郡主为了包没吃过的糖果都能置林殊于不顾。


萧景琰翻出手机,用移动电源充满电,毕竟现在还不块砖头呢,发现里面果然还有萧景宁传给他的霓凰姐姐和聂铎的结婚照,不由计上心来。


 


林殊和景琰再得空来的时候,两个人提了好大包的礼物,穆霓凰两手空空地跟在不停的催促道:“快点,快点走。”看到萧景琰迎出来,先扑到景琰哥哥怀里强调道:“这些都是我送给神仙哥哥的,林殊哥哥和景琰哥哥只是帮着搬。”林殊在旁边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这些都出自这几日帅府送到穆王府的聘礼,慨他人之慷。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问霓凰:“你真的要和小殊成亲?”


穆霓凰点了点头。


萧景琰牵着霓凰的手问道:“如果月老的红线绑的不是你和小殊呢?”


本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原则,小景琰出言阻止道:“怎么会呢,小殊和霓凰可是父皇亲自赐的婚。”


萧景琰拿出手机,翻出来之前的结婚照对霓凰解释:“你看,前天月老给我传来了你和你命中注定那个人的画。”


“他好帅啊……为什么还不出现。”穆霓凰看完“自己”和聂铎的结婚照由衷感慨道,“我也好漂亮啊,是不是和爱的人一起起色好才可以变那么漂亮?”


萧景琰附和地点点头,他觉得自己也不能给古代人解释明白打光和PS。


穆霓凰翻来覆去地看那几张照片爱不释手,好不容易看够了才小心翼翼地说:“林殊哥哥,你得帮我把这些礼物先搬回去。”


林殊心里苦,要搬东西不说,画里的男主角分明就是聂铎,他哪有我帅啊!


出于打击报复,林殊并没有告诉穆霓凰她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是赤焰军大将次子聂铎,然而,却是低估移了怀春少女的能量。


穆霓凰回了王府连夜偷偷按照记忆画出了聂铎的画像,绕过刚进京筹备女儿婚事的穆王爷,直接跑到梁帝那里,说自己做了个梦,梦中的神仙说这个人才是她的真命天子。禁军中有人却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画像上是聂铎。


理所当然,穆霓凰直接被禁足在宫里,说起来,这是梁帝后来回首人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怕委屈了穆府的郡主,虽然禁足也让自己的小女儿去陪着她,于是他就再也没见过自己的宝贝小公主安静的样子,自打认识穆霓凰之后小公主时刻都像打了鸡血一样要上房揭瓦。


夏江奉命去查了穆霓凰聂铎好长一段时间的活动范围,十分确定二人没有任何交集,太皇太后闻此不由长叹一句:“说不定真是天定姻缘,真要是因为我们乱点鸳鸯谱毁了,可是罪过了。”


到手的媳妇就这么跑了,小景琰看到林殊消沉了好久,心里不由埋怨“梅长苏”和穆霓凰起来,好长一段时间不曾在搭理这两个人。却殊不知,林殊并不是消沉,而是陷入了疑惑当中。


就在萧景琰试图说服穆霓凰林殊并非良配的那个晚上,林殊送穆霓凰回家之后有独自摸回了祁王的别苑,趁着萧景琰不备把他的铁盒子摸了出来,想着看里面有没有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一打开就看到自己和景琰的照片。一时间忍不住懵了:“所以自己命中注定的人是景琰?”


林殊虽然一时接受不了,但沉寂了一小下之后又觉得还不错,毕竟景琰比霓凰合适得多。会替自己背锅,能陪自己上房下水的玩,还不用特殊照顾。思及此,越想越觉得自己之前被性别闭塞了视线,再看这几日景琰担心自己,成日围着自己转,心里不由美滋滋的,这么关心我,明明也是喜欢我而不自知嘛。


 


这边,萧景琰一心想着林殊的婚事已经毁了,接下来要想办法拯救赤焰军和祁王一家,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无意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林殊自打想明白了,夜夜宿在靖王府里,萧晋阳只当儿子心情不好,也不曾在意;两位少年却是成日里耳鬓厮磨,彼此表明心迹之后难免做一些出格的事,却恰好被心血来潮来看望幼弟的祁王抓个正着。


夭寿了,祁王和林少帅打架了,真上拳头的那种,据说后来禁军出动直接把二人从靖王府里抓到皇宫里,围观的路人还看到二人一个紫了眼圈,一个流着鼻血,消息一夜间在金陵城里四散开来,谁不知道林帅一向待这个侄子比自己儿子亲多了,啧啧,到头来祁王却对林帅的亲儿子下手毫不手软。真是……白眼狼啊。


祁王心里苦,他虽然比林殊大了差不多十岁,真动起手来,却很难从自小在军营摸爬滚打的林殊手里占到便宜,而且,他觉得林殊挨揍一点都不过分,只恨自己打的轻,光着身子骑在景琰身上,鬼都知道那个小混蛋下一步要做什么……


谢玉心里更苦,他都找好人伪造好信件就等着赤焰军下次出征给林燮和祁王致命一击了,在这关键的时刻林殊这小子去殴打准太子,连累他老子被革了职;又因此帅府与祁王府开始产生间隙,和人家儿子打成那样,说二人合伙谋反怕是三岁的娃娃都不信;恰好此刻大渝来犯,没办法梁帝只好让谢玉领着五万纪成军上了战场。


嘤嘤嘤,宝宝打不过啊,最后还是林燮临危受命力保北境不失。


 


解决了困扰大梁二十多年的大麻烦,梁帝在庆功宴上不由多喝了几杯,一时高兴抓着林殊的手夸到:“自古英雄出少年,小殊此次出征也大功小功无数想要什么舅舅赏你。”


“真的,我要什么殿下都赏啊?”林殊转着眼睛看到祁王殿下和王妃在哄闹脾气的皇长孙并没有注意到这里,便问道。


“君无戏言。”梁帝边说边打了个酒嗝。


“我要景琰。”


爸爸心里苦,梁帝扑倒自己长子面前忏悔到,我知道你为什么揍林殊了当时为什么不直接打死,乖儿子你以后就是一把火把皇宫烧了我也不怪你,肯定是有原因的。


“舅舅陛下,君无戏言啊。”林殊又强调了一句。


 


林少帅和七皇子成亲的那天,祁王殿下为了表示对幼弟的偏爱,遣人在林府前连续放了十二个时辰的爆竹,好长一段时间萧晋阳都觉得耳边无时没有爆竹在响。


也是那天,萧景琰迎来了自己除了林殊景琰和穆霓凰之外的第四个客人。来人自称琅琊阁阁主,专门进京参加老友独子的婚礼。


“阁主怕是走错地方了,婚礼是在帅府。”萧景琰回绝道。


“可是我倒是发现了比婚礼更有意思的东西,八个月之前,突然出现了一颗星星,一直绕着一颗已经暗的不能再暗的帝星,谁知最近,那颗帝星又亮了起来。我昨日去见老友,才知他的儿子恰好也是八个月之前,捡了一个和七皇子酷似的人,虽然他只觉得人有相似不以为然,我却知道,是有人改变了命运的轨迹。”


萧景琰沉默半响,索性交了底。


“所以,你改变了历史?”琅琊阁阁主道。


“谁知道呢,我又不知道历史本来什么样。我更希望知道怎么能回去。”


“跟我回琅琊山吧,说不定有办法。”


萧景琰毫不犹豫的收拾了自己不多的行李,又背起那个陪着自己穿越来的大包:“走吧。”


“不和你的小朋友不告个别嘛?”阁主问道。


“不用了,缘去则散,我本来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萧景琰的师伯接手了他老板之前关于古墓的挖掘工作,梅长苏就近找了个信号好的地方盖了个小房子,平日里都远程处理公司的事物,梅石楠又被拴回了总裁的位置上。


日子一天天一月月的过去,梅长苏也已经记不清自己再这里了多久,没有萧景琰的日子仿佛一条直线不会再起波澜;直到有一天突然部队突然驻扎进来,带队的人却是聂锋,梅长苏心里盘算了一下,估计是关于古墓的挖掘已经快进入尾声了。


“我一直没机会,这次就自己请命来了,顺便陪陪你。”聂锋解释道。


“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墓?”梅长苏问道。


“据说要看天气,左右不过这两个星期,我也不是很懂,只负责保护。”聂铎回答。热闹过了还会走,最后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守在这里。


 


一天夜里,梅长苏还和卫峥视频说着工作的事,聂锋和萧景琰的师伯二人匆匆忙忙地到来。“不好意思,我们有要事。”聂锋对着视频里的卫峥说了一句,毫不犹豫地拔了网线,拽着梅长苏就向外“跟我走。”


“等一下,准备点衣服。”负责挖掘的老教授阻止道。


几人沿着一条弯弯曲曲地小路走到墓里,聂锋心急地直接把他拽到已经开棺的墓主前,说:“你看。”


映入梅长苏眼里的是熟睡的萧景琰,虽然穿着很奇怪的衣服,但是他就是知道,这个人是自己的萧景琰。


梅长苏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停哆嗦的手,轻轻附了上去。聂锋抢着说道:“有体温,生命特征正常。现在包括你在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趁着天黑我们悄悄把他抱出去。”


梅长苏小心翼翼用衣服包起萧景琰抱了起来,只听到啪嗒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落到地上,聂锋摸索着摸了起来塞自己口袋里。


 


梅长苏细细给萧景琰洗了干净,换了身睡衣,却见人一直不醒,之后求助于萧景琰的师伯。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老教授摇摇头道。


聂锋拿出自己之前捡的小瓷瓶,竟从里面倒出来了几粒药丸:“要不,试试?他总不能自己害自己吧。”


梅长苏犹豫了一下,趁聂锋来不及阻止,自己吞下一粒。


“三天之后,我没事,再喂给他。”


“唉,小苏,你要真不放心,可以送去检测机构的。”聂锋无语。


到底过了七天,待蔺晨帮梅长苏检测过药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一些及其珍贵的药材之后,才被喂给萧景琰。“反正已经睡了一千年了,不差这几天。”萧景琰的师伯淡定的捋了捋并不存在的胡子,说道:“不着急,不着急。”


萧景琰只觉得自己睡了一觉,和平时一样,在睁开眼睛却只见师伯和梅长苏二人眼巴巴的望着自己。


“你们两个的私房话以后再说,我先问到底怎么回事。”老教授一把推开梅长苏坐到床前。“景琰啊,知道不知道我是谁?”


“师伯。”萧景琰艰难的张嘴答道,梅长苏站在一边直接把装了水的奶瓶塞到他嘴里……一点都不温馨,不会用勺子喂嘛?


萧景琰喝了些水,缓了片刻,才解释道:“我穿越了,到大梁。”看着师伯兴奋的眼神,摇了摇头:“却无意间改变了历史,所以那段历史乱了套,才鲜少有留下来的文字信息。没有办法,我只好求人把我关起来,否则后面的历史,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改,可能出更大的乱子。是苗疆的人,具体他们怎么实施的我倒是不是很清楚了。”老教授之前多多少少出土了一些文物,又成日拿个小本子问萧景琰梁朝的汉字语言风俗等等历史,纠缠了他一个星期问的差不多了,才心满意足离开的留给一对情人独处的空间。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送师伯出去之后背着光一步步向自己走来,仿佛身后的光都是他发出的,缓缓的伸出手握住他:“欢迎回来,我带你回家。”